NEWS
公司新闻

向世界科技强国进军的新阶段

发表时间:2018-03-19 15:23 阅读: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的实施,改变了过去科研项目多头申请的状况,是种有益尝试。这一计划的意义不言而喻,作用值得期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强说。
  但科技领域的代表委员们也提出,在操作层面,希望该计划的一些措施能更完善。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于2016年2月启动实施。该计划整合了原有973计划、86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专项,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管理的产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以及有关部门管理的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目标是要解决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各主要领域的重大科技瓶颈问题。
  该计划的创新之处还在于,旨在告别过去“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项目管理机制,强调从基础前沿、重大共性关键技术到应用示范的全链条设计和一体化组织实施。
  “截至2016年年底,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共立项42个重点专项1172个小项,项目总经费约278亿元,其中涉及民生领域的共有558项,经费共103.2亿元,平均每项的资助金额接近1850万元。”易建强算了笔账,“去年底公布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智能机器人’重点专项,共资助44个项目,每个项目实施周期3年,平均资助经费为1150万元。相比之下,‘智能机器人’重点专项项目的资助经费与2016年相比缩水近一半。”
  “目标越来越高,任务越来越重,经费却越来越少,这不利于项目的实施,难以保障专项任务目标的达成。”易建强说。
  易建强认为, 导致平均资助经费偏少的原因是项目参与单位太多。“为了项目顺利立项,承担单位往往会联合多家优势单位共同申请。据我所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每个项目的参与单位都不少,通常都不少于5家,多的甚至达到8至10家。”他说,像“智能机器人”这样的重点专项项目,很多参与单位最终可能只能分配到几十万元的科研经费。
  “这几年的项目指南里都有类似现象,即将本来相互关联弱、可以分别独立执行的几个项目拼成一个大项目。”易建强认为。
  “部分专项里的课题较多、分散,没有充分起到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一位参与过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某重点专项指南编制的专家表示:“项目大小不是问题,但现在这种组织方式确实会造成参与单位过多,加大了项目的组织难度和实施风险。”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院长蒋小松则认为,重点研发计划的全链条设计和一体化组织实施还需加强。“目前的科研仍缺乏全局统筹。”蒋小松指着桌上的杯子说,“做杯盖的光研究盖子,做杯体的只关注他那一部分,最后放一起盖不上,各环节还是有些脱节。”
  针对这些问题,易建强建议,应严把项目指南关,杜绝项目拼凑;增加项目平均资助力度;严格限制每个项目的参与单位数。
  “每一项改革措施都是在实践中逐步完善的,相信我们目前遇到的这些问题会逐步得以解决。”沈仁芳表示,希望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能加强顶层设计,对重点领域、重要问题予以连贯支持、协同攻关,真正实现其在设计之初被定位的功能。我国的科技事业已迎来科学发现与技术创新并重、向世界科技强国进军的新阶段,公开、平等、理性的讨论乃至批评,理应成为各方乐见的常态。
  新近出版的2018年第2期《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英文简称“CCCF”),发表了黄铁军教授的文章《也谈强人工智能》,对上期周志华教授的《关于强人工智能》和李国杰院士的《走务实的人工智能发展之路》提出批评和反驳意见。对此,李国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在题为《营造百家争鸣的学术平台》的“主编评语”中大加赞赏:“我一直希望CCCF成为学术争鸣的平台,期盼多年的局面终于看到一点苗头,感到十分高兴。”
  不能不说,李国杰的这一表态充分显示了一位资深科学家的广阔胸襟和真知灼见。
  科学无禁区,真理愈辩愈明。无论是对国家的科技计划和管理政策,还是对某项具体的科学发现、技术成果,科技同行展开公开、平等、理性的对话、讨论乃至批评,是一个国家科研环境、科学文化健康与否的重要体现,也有助于减少科技决策的盲目性,有利于科技本身的良性发展。近些年我国科技事业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在一些部门和单位,科技领域自由辩论、公开争鸣的氛围还不够浓厚。无论是事关科技人员切身利益的科技政策、考核方法、评奖制度,还是存在争议的科学发现、技术成果,科技同行即便有不同意见,也大多止于“窃窃私语”,敢于公开发声的还不太多。
  之所以造成这种尴尬,主要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是“说了也白说”,搞不好还被“穿小鞋”。一些部门和单位在推出科技决策之前虽然也会征求各方意见,但实际情况往往是:不是提意见的专家范围有限、代表性不足,就是对“不同意见”舍大取小乃至于听而不闻。更有甚者,把提出异议的科研人员视为不听话的“刺儿头”,要么“封杀”,要么在其课题立项、奖项评审时“设障”。
  二是“人情面子”作祟,怕得罪同行。近年来,结果不靠谱、宣传言过其实、涉嫌造假的科技成果时有出现,但考虑到大家都是同行,抬头不见低头见,往往少有公开质疑、批评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质疑、批评本是科研活动中的应有之义,“对事不对人”,双方都应唯科学马首是瞻,不能把人和事混为一谈,更不应因此产生矛盾。
  一些科技同行“沉默是金”的结果往往是:有名无实的伪专家忽悠百姓,不靠谱的“重大发现”误导公众,本不该上马的项目匆忙开工、不该结题的项目蒙混过关……长此以往,将影响我国科技事业的健康发展。
  相比于公共话题,科技创新相对“小众”,只有业内的小同行才有能力识别真假、澄清是非,科学共同体的自由争鸣、公开辩论不可或缺。当前,我国的科技事业已迎来科学发现与技术创新并重、向世界科技强国进军的新阶段,公开的争鸣、理性的质疑和平等的讨论理应成为各方乐见的常态。希望《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和李国杰院士在新春伊始开的这个好头,能够保持下去、发扬光大。

Copyright ©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_网上百家乐_百家乐游戏_百家乐玩法-任丘市华北化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