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行业新闻

死亡率的升降正在不断变化

发表时间:2018-12-19 13:56 阅读:
    首先就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我们如今的科技水平可以说确实不错了,虽然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大体上可以解决人类目前的绝大多数的医疗问题。但也有许多需要不足的地方需要人类继续有待发展,有很多的疾病并不是目前的医疗设备能够解决的,所以,对于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概念,而且其存在还有着具体的理论和效果,那么就不能因为自己看不到而平息的予以否定,很可能是科技水平还没有达到。
  就我们人类而言,有许多的东西是我们的双眼无法看到的,比如红外线,还有超声波我们都看不到,我们能说它们不存在吗?那可是我们都已经确定存在的了。而在人体内,同样有我们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意识,我们都知道,意识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它是寄托于物质之上的。可是意识到底在哪里?我们不知道,又无法具体的解释出来,可我们不能否定它们。
  中医就经络的认识是循序渐进的,并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了的即便是到了现在,我们中医对于经络仍然是没有达到一个熟悉的地步,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特别的了解,估计也就能协助解剖学将经络找到了。张佩青担任主任的“国家中医药补脾益肾重点研究室”,应用中医药治疗慢性肾衰竭、慢性肾小球肾炎、IgA肾病、糖尿病肾病等疗效显著,慕名患者来自全国各地。每周出四次门诊,全年门诊量8000余人次,同时深入科室进行业务查房及疑难病例会诊讨论,指导科室开展新技术、新项目……工作排得满满当当。迈过65岁的门槛,张佩青慢慢转移了工作重心,“中医讲究的是‘传承’,也是时候将我自己的临床经验整理出来了。”
  从改革开放初期中医药事业百废待兴,到《中医药法》的正式实施,中医药正在从中国走向世界,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都能看到中医药的身影,86个国家和组织签订了中医药合作协议,17个国家建立了中医药中心……1975年工作至今,张佩青感受最深的是,中医药越来越受欢迎,她笑言:“我的挂号费经历了6.5元——20元——24元——100元的涨幅过程。”11月1日,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作为名中医的张佩青,挂号费上调至100元,此前她曾担心,一下子涨这么多,会不会影响患者就诊?不到一个月的门诊量证明,患者并未减少,“各种医保做保障,政策越来越好,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改善。”张佩青说。
  创新发展让传承助推现代中医儿科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二科主任王海,另一个身份是张琪的外孙,作为家里的第三代,如今已在中医儿科专业工作了21年。谁到不会想到,来自中医世家的他,最初学的是西医,而鼓励他学西医的人就是张琪,“虽然一辈子与中医打交道,但姥爷的思维并没有禁锢在中医的‘框框’里。”王海说,张琪建议他先学西医,把西医学懂弄通之后,再用中医中药来给病人看病。据了解,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大赛于今年6月30日正式启动,采用全国海选、省内选拔、全国决赛三级赛制。为鼓励社会各界全面参与,参赛者不受年龄、专业、学历等限制,并通过新颖快捷且具有大数据属性的小程序“杏林王者”进行全国海选。据统计,参与海选小程序答题的人数突破56万,大赛关注人数、投票人数超过6000万人次,参赛报名机构近3000家,参赛选手来自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中医药医疗机构、高等院校以及社区和企业等。
  大赛以“生活处处有中医”为主题,旨在扩大中医药健康文化影响力,提升中国公民中医药健康素养,丰富中医药养生保健知识。大赛内容在传承中医药经典的基础上,紧扣当下中医事业的核心工作,涵盖广泛,兼具历史性和时代性。大赛题库由数十位专家精心策划,囊括中医药文化、中医药常识、中医药传统知识等多种类型,题目内容丰富,形式新颖,通过视频、音乐的方式呈现。
  国医大师熊继柏、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顾问温长路、香港浸会大学教授赵中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对参赛选手的答题情况进行点评。湖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何清湖、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院长刘金明、安徽中医药大学教授储全根等专家作为仲裁专家对比赛进行监督。本次大赛,除冠、亚、季军外,还评出了最佳选手、最佳人气、百强选手、最佳指导老师和最佳组织单位及优秀组织单位。另据悉,决赛将于2019年春节期间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一套以及各大网络视频平台播出。改革开放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医疗卫生事业蓬勃发展的足迹清晰可见:百姓看得起病了,就医政策改善了,医疗技术提升了,特别是我国传统中医中药事业经历了低谷、慢慢发展愈加成熟……三代行中医的张琪一家,是这段历史的“时间证人”。
  百废待兴学术攻关培养人才看张琪出诊,极具“老中医色彩”:七八个学生围坐在一旁学习,张琪先要号脉,随后看患者带来的之前看病时的药方,继续诊脉,期间要询问患者现在的情况、用药后的反应等,最后开出新的药方。每每此时,坐在左手边的年轻女学生大声念出药材的名称:“黄芪”,张琪会接着道:“30(一付药用此类药材的克数)” “五味子”“20”“地黄”“15”……直到女学生将药方写好交予患者,张琪还不忘叮嘱患者注意事项,这份细致耐心是老人从医七十六载形成的习惯。
  1938年,年仅16岁的张琪只身闯荡东北,辗转至哈尔滨成为天育堂药店的学徒。1942年,他以优异成绩通过汉医资格考试,开始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行医生涯。1957年,他参与筹建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省中医药科学院前身),将肾病治疗作为主攻方向,成为我省中医肾病发展的奠基人。上世纪60年代初,刚过不惑之年的张琪就以其深厚的医学功底跻身我省四大名医之列。
  “我父亲恰好经历了我省中医药事业的低谷期。”五女儿张佩青说,“其实1978年前,各个医院的发展都受到限制,不论是西医还是中医,当时‘祖研’最有名的肾病病房的床位仅有20~ 30张。”患者少,中医师更少,据统计,1959年,全国拥有中医医院1371所,中医医师36.1万人,但是到了1978年,中医医院减少至129所,中医医师只剩24万人,与之相对的西医却经历了23.4万人到73.8万人的大增长。
  改革开放后,张琪在医疗工作基础上,主持国家课题、培养研究生、出版著作,让更多的年轻医生学习中医知识,造福患病百姓。1982年,我省恢复研究生招生。1983年,“祖研”中医内科即获批硕士点,张佩青便是张琪的第一批硕士研究生。
  1983年主持的“宁神灵治疗神经官能症的研究”获省政府优秀科技成果三等奖,1989年“宁神灵”获得布鲁塞尔尤里卡国际发明博览会银奖,至今仍在临床上广泛使用;“血尿临床研究”“疏肝健脾、活血软坚、清热利湿法治疗肝炎后肝硬化的临床与基础研究”“肾炎2号水丸治疗IgA肾病血尿的进展研究”等均获得相关奖项;2009年指导的清瘟解毒Ⅰ号、Ⅱ号煎剂更是有效控制了甲流疫情……张琪独创自己的学术思想,积累了丰富的学术经验。2009年6月,人社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授予他“国医大师”称号。
  自1983年以来,张琪先后培养医学博士40人、医学硕士8人、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11人、博士后4人,他们遍及国内外,有的已成为国家、省或市级中医领导人、学科带头人,有的已成为博士或硕士研究生导师,成为中医事业的栋梁之材。张琪如同一本久经岁月的中医典籍,在我省中医药事业发展脉络上印刻下浓重一笔。
  打破传统借鉴西医与时俱进,张佩青过完了65周岁的生日,她是和自己的学生一起庆祝的。细数下来,她已经带了50多名学生,“10名博士,40多名硕士,2名学术继承人。”张佩青谦虚地说,她可能永远超越不了父亲的成就。实际上她早已继承了张琪的衣钵,成为省中医药科学院肾病学科的学科带头人,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五批、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教师,获得“首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黑龙江省名中医”“黑龙江省优秀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同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近些年,由于张琪年事已高,其学术经验方面的整理工作、新技术攻关等都是由张佩青主要负责和参与进行的。
  1986年,从省中医药科学院硕士毕业后,张佩青便留在省中医药科学院工作,“当时在三辅街的小楼(省中医药科学院旧址)里出诊,没几个患者。”张佩青坦言。上世纪90年代末、2000年初,省中医药科学院在省内率先开展“肾活检术”,张佩青遵循“遵古而不泥古,要与时俱进”的原则来继承和发展中医药,大胆地将西医学中的诊断技术运用到中医学中,那时的张佩青常常拿着西医的听诊器出诊。为了使诊断更准确,1997年,张佩青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专门进修了西医病理诊断和临床方面的课程,此后只要时间允许,她都会定期去外地培训,不断充实自己。
  1997年毕业后,王海进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一院工作,他当时的月薪只有500多元。当年他选择中医儿科时,中医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受重视和被认可,儿科医生收入低、纠纷多。王海告诉记者,当年张琪看在眼里,便抽时间给王海讲诉他自己看儿科的经验、收获、成就与喜悦。正是因为张琪的鼓励,王海二十多年才一直坚守在临床一线的岗位上,“那时候虽然挣得很少,但是一直坚持在学习和积累,我觉得内心非常充实、踏实。”
  2009年,取得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内科博士学位后,王海同样继承了张琪的“与时俱进”,利用西医诊断方法,更加深入地研究了慢性咳嗽、哮喘、抽动症等相关儿科病症,取得不俗的成绩,如今已是医院科室的顶梁柱,患者从外省慕名而来,一年门诊量达到6000~7000人次。“原来小患者的孩子,现在也成了我的患者。”王海告诉记者,这是作为一个中医儿科医生最大的骄傲。
  “进入21世纪,新病种不断发生,疾病谱不断演变,各种疾病的致残率、死亡率的升降正在不断变化,中医辨证必须与时俱进,吸收现代医学对疾病的认识,从中医宝库中选择,筛选出最有效、最安全的治法和药物,是当代中医儿科人的历史责任和义务。”王海说。
  “儿科涉及呼吸、循环、消化、发育等多个亚专科,发展得越来越精细完备。如果之后能借助中医药大学和医院的各种资源,成立专门的中医儿科综合医院,才会更好地研究儿童疾病、服务广大患儿。我希望将来能在我省中医儿科发展方面取得更大建树。”对于未来,王海有更多的憧憬和期盼。中医是我国特有的一门技术,是我们老祖宗在与大自然的接触过程中积累下来的生活经验,,能够很好的利用大自然的资源,与我们人类本身产生密切的关联,可以说是我国几千年流传下来的财宝。有意思的,我们的中医并没有像西医那样完全依赖于科技,只是针对于探查出来的结果对症下药,而是根据我们对人体构造的了解,做出判断,再去想办法让它回归自然。
  不过在中医上,有一个让人很困惑的问题,那就是对于中医中说的“经络”,这是我们传承了两千年的概念,对此我们深信不疑,可是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并没有在现代的解剖学中看到人体的这个经络,而血管、经络什么的都能看到。正式如此,解剖学上是否定经络的存在的。但是,我们中医利用自己的这套理论,按照经络的走向,对身体进行针灸等方式,起到了作用,如果经络不存在,那这又如何解释呢?因此,解剖学在这里又无话可说了。那么,为什么我们会看不到经络,而它却是能起到具体的作用呢?
 
  另外,经络的存在是无法否认的,但它的存在很有可能是处于一种动态的过程,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状态,经络也就可能处于一个不同的位置,但它一定是有规律可循的,这就需要我们对它进一步了解才能解答这些问题。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大赛总决赛在京举办。全国中医药健康文化知识大赛由中医中药中国行组委会主办,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中国教育网络电视台健康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医药管理部门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局承办。历经5个月的激烈角逐,最终广西代表队获得冠军;广东代表队和在“杏林王者”微信小程序海选赛中脱颖而出的百人团代表队获得亚军;黑龙江代表队、北京代表队以及百人团选出的第二支代表队获得季军。

Copyright ©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_网上百家乐_百家乐游戏_百家乐玩法-任丘市华北化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